Institute  of  Scientific  Animal  Communication
 
 

以下是《動物傳心術》的第一章,“對動物傳心術的誤解”。


對動物傳心術的誤解

坊間對動物傳心術實在有太多誤解,所以我認爲這本書的第一章就應該先為它辟謠;解決了這些誤解及成見,我們才能正確地討論真正的動物傳心是甚麽來的。讓我們看看一些普遍的誤解: 


誤解1:「動物傳心術和很多迷信説法一樣,信則有,不信則無。」 


如果一個成績向來普通的小朋友說他數學考試拿到100分,不知大家信不信呢? 如果信的話, 就代表這小朋友的確得到 100分;如果不信的話,是否他就沒有考到 100分呢?或者因爲你的不信,分數就會突然扣了幾分呢?當然不會。只要我們去看小朋友的試卷,或者問他的老師去求證,我們便能知道答案。他的考試成績並不會因爲我們信或不信而改變。


所以對於可以證明的事實我們不能以「信則有,不信則無」來形容。動物傳心術是一件可以證明的事實, 有案例並能重覆驗證,我們真的能夠和動物談話, 並不是一件信則有,不信則無的事。 
 
誤解2:「如果真的有動物傳心術, 那動物傳心師一定可以發財! 香港每星期都有賽馬, 傳心師和馬談話便可以問『喂,今場那一隻馬會贏呢?』之後便買那隻馬, 那便會一定賺錢!」 


如果是這樣,那麼,中國的跨欄好手劉翔既然聽得懂普通話,我們是否都可以和他溝通,問他:「劉翔先生,今屆奧運你會跑第幾名呢?你告訴我,然後我去下注,那我便可以發財了! 」但我相信劉翔先生會說:「我當然想跑第一啦,但我又怎會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得第一名呢? 可能我會之前受傷呢?」 

與馬匹談話都是一樣的。參賽的馬不是先知,他們比賽前是不會知道比賽結果的。動物傳心術不是占卜,所以就算和馬談話,而馬又願意和我談話,我都沒有辦法知道今晚哪隻馬會跑贏。 

可能你會再問,如果一次過和全部馬談判,先内定好結果,哪我便可控制賽果?請問,爲甚麽這些馬要聼我話呢?爲甚麽要為了一個陌生人而出賣他們的練馬師 / 馬主呢? 
 
誤解3:「如果動物傳心術是真的,我便不需要請dog trainer (練犬師),不需要練sit那些東西,用傳心術對狗狗說『sit』狗狗便會坐下。叫他stand,他就站起來;叫他打後空翻,他就馬上打後空翻,那麼便十分方便 ,不用甚麽訓練了。」 


我們以前還是幼稚園小朋友時,都聽得懂廣東話。老師和家長也有對我們說: 「放學回家後,不准看電視/玩耍,要先完成功課。」我們也明白這句話,亦應該曾經答應過老師和家長「好吧,做完功課才看電視。」結果呢 - 是不是老師和家長講一次,我們就馬上聽話,銘記於心,並一世遵守呢? 

我們來做一個簡單的實驗:大家都看得明中文吧!我現在請你現在立刻起身,轉個圈,倒立,然後大叫三聲。做完了嗎?相信你也沒有做吧!明白和遵守是兩回事來的。

同樣道理, dog training和動物傳心是不一樣的,說有動物傳心就不需要dog training,是不合邏輯的,因爲兩件是完全不同的事情。 

誤解4:「動物傳心師其實並沒有和動物溝通;他們只是十分熟悉動物的行爲習性,所以當觀察動物做某種行爲時,他們便可以估計/解釋動物的想法。例如,看到小狗擺尾便說小狗很開心。」 


前陣子我和小儀的狗deedee做了個訪問,之後當晚小儀在她主持的節目, 對森美說:「我找了一位動物傳心師做動物傳心。」森美就回應:「小儀,你知不知呀? 我是書枱傳心師,我可以和一張書枱對話,個書枱說『我在這裡已有很多年時間了』之類的話。」為什麼森美要這樣說呢?森美續說:「其實動物傳心師不是真的傳心,只不過他們非常熟悉動物而已;就好像木匠,一看張枱就知發生甚麼事,你很熟悉動物,一看就知隻動物有甚麼問題啦,所以呢,其實是沒有動物傳心的。」


的確,一位很熟悉動物人,可以慿觀察動物的行爲,便可以大概知道動物一些基本的想法。所以很多動物傳心師是完全不提供見面服務的;只用一張相片和動物溝通,沒有任何其他工具,這樣便可以完全消除這個疑慮。而且傳心的答案亦很多時是沒有辦法單慿觀察動物便能知悉的。例如訪問時,小儀的狗deedee告訴我他最喜歡的玩具是有手有腳的(訪問時,deedee 是在我面前,但沒有任何玩具)。小儀當晚在節目中證實,deedee 全屋只有一件玩具是有手有腳的(一隻猴子公仔),deedee 特別喜歡這玩具,喜歡的程度是家人都叫那猴子做deedee 的老婆。很明顯,這答案不是觀察得來的,亦不可能是巧合靠估或推理可以得到的。 


誤解5:「動物傳心師其實並沒有和動物溝通,只是他們會先講一些模菱兩可的答案,然後引動物主人自己講出答案。例如,動物傳心師說:『我看到貓貓喜歡玩黃色的東西。』主人:『貓貓最喜歡玩的玩具是黃色的球。』動物傳心師:『對了!就是那個!』」 


如果是成功的動物傳心,由動物而來的信息會是清楚和明確的。用上面的例子,動物傳心師是應該得到“黃色的球”這個信息。如果動物傳心師的每一題答案都是模菱兩可的話,那這位動物傳心師應該是技術不夠高,所以信息接收不清楚;或者這位動物傳心師根本是假的。

想知道假動物傳心師的常用伎倆,請看“動物傳心師-真或假?由科學角度看動物傳心師”。 


誤解6:「動物傳心師其實並沒有和動物溝通,只是他們十分勤勞,將主人在 facebook / blog / homepage / forum 等資料全部搜集,將所有蛛絲馬跡加以分析。所以動物傳心師只能講中這些 post 出來的資料;沒有 post 出來的就說不出。又可能他們派私家偵探跟蹤動物主人,訪問鄰居朋友,那麽便能做出和動物傳心的假象。」 


如果動物有一些行爲問題的話,當動物傳心師完成一個成功的動物傳心後,通常動物家長都會立刻看到動物會有一些行爲上的改變。例如每天都在客廳中央小便的貓貓,自從傳心後那天便停止這行爲;或者每天狂吠的小狗在傳心當天後便明顯減少了吠叫的次數。

這動物行爲上的改變並不是靠資料搜集可以做到的,因此可以證明,動物傳心真的有發生。 

想看更多我透過動物傳心而為動物和家長帶來的改變,請看“我的傳心個案趣事”。 


誤解7:「我(或我朋友)曾經找過香港的動物傳心師,結果是完全不凖,所以動物傳心是騙人的。」 


我想告訴大家,正如不是每位醫生的醫術都高明,香港的動物傳心師質素是良莠不齊的。在香港,很多所謂的動物傳心師從來沒有接受過專業訓練,有些只是正在學習動物傳心的學生,有些根本就是騙人的。不過,各行各業都有枯枝;我們也不會因爲看過一次黃綠醫生,而認為西醫,並世界上每一位醫生都是騙人的,對嗎? 

想知道如何選擇動物傳心師,請看 “如何選擇動物傳心師” 


誤解8:「動物傳心都是一些人的天生特異功能,應該是一些如魔術般的捉心理伎倆,只是箇中的秘密未被揭穿吧了。」


動物傳心並非甚麽天生特異功能,而是一個可以教授和學習的技術,而且每個人都可以學習。如果動物傳心只是一些掩眼法或心理陷阱,那去學的人不就可以馬上拆穿嗎?很多學生其實都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去上課,直至自己親身經歷了自己成功和動物傳心之後,才完全相信動物傳心是千真萬確的。


誤解9:「如果動物傳心是真的,那爲何沒有獸醫去學呢?如果有獸醫懂得傳心術,他的生意一定很好呀!」


首先,通常獸醫的生意一定很好 ;) 所以連進修獸醫學也很難找夠時間了。動物傳心非常依賴直覺(右腦),而獸醫學就需要邏輯和記憶(左腦),所以要兩門學藝都學好是十分難的,相信做得到的人不多。另外,動物傳心需要輕鬆的心情,獸醫診所通常都是分秒必爭的,這又是另一矛盾。最後,誰說全世界都沒有懂得傳心術的獸醫呢?以我所知,外國是有獸醫懂得動物傳心的,而香港也有不止一位獸醫學過動物傳心。

順帶一題,以前有客人託我問動物,“你現在有甚麽病?應該給你甚麽葯呢?”。可是,動物是不會告訴我,“我得了甲型賈氏綜合症二期虛構的病症),需要一星期每天吃10mg 維他命 B5 兩粒”。動物並沒有讀過獸醫學,所以他們是不懂得答一些醫學問題的。動物有身體不適,我們還是需要帶動物去見獸醫的。


誤解10:「動物傳心沒有科學根據,香港的動物傳心師會用水晶陣/塔羅牌/動物卡/水晶球/聖檀/咒語/占卜/天使/氣功/米/巫術/碟仙/邪靈/上身/靈魂出竅等等和動物傳心,或作為傳心的輔助工具。就算再凖我也不想試。」 


解釋這誤解是我寫這本書的最大目的–我用了很大的篇幅去探討動物傳心的科學根據。原始人看到日蝕,會以爲天狗出來將太陽吃掉了;後來我們明白了日蝕的科學根據,便沒有人再相信天狗食日了。 


科技一直在進步,一些未知,而且十分新穎的事,我們日常未必接觸到,但不代表它不存在。我本身在美國麻省理工(MIT)研究電腦科學,專門研究最新科技,其中有很多可能日後大家會慢慢看到。後來接觸到動物傳心,覺得十分神奇,仔細研究下,就發現原來動物傳心是一件十分科學的事。動物傳心不需要任何上述提及的工具;事實上,動物傳心根本不需要任何工具。動物傳心術只是被一些人神化罷了。


希望看完這本書後,各位讀者心目中的“動物傳心術天狗”亦會隨之而去。 


 

關於動物傳心的常見問題